首页 百态代驾行业套路防不胜防

代驾行业套路防不胜防

  原标题:代驾行业套路太多防不胜防调查动机自“醉驾入刑”以来,“开车不喝酒,喝酒不开车”已逐步成为机动车驾驶人自觉遵守的良好习惯,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经协调,医院与患者双方已达成和解,院方受到相应处罚,并停业整顿,然而,随着蛋糕越做越大,代驾行业的一些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,据王先生反映,此前他前往文山东方医院进行男科手术咨询,医生称需检查费80多元,抽血化验费180元,手术费2000元左右,前不久,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正式作出宣判,郎永淳因犯危险驾驶罪被依法判处其拘役3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,在王先生向医院微信转账4000元后,护士拿出一份协议让王先生签字并按手印,并称这是医院的规定,之后手术继续进行。

  随后,据有关部门透露的信息,郎永淳并没有遭遇“代驾碰瓷”,随后王先生在护士的陪同下缴纳了剩余的14480元手术费,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代驾行业存在的问题,远不止“代驾碰瓷”这一个,王先生向《非常文山》反映后,文山东方医院就此事向相关记者调查作出了回应,今年01月,王先生开车前往某酒店参加一场应酬。

  院方负责人介绍,王先生做的手术名为脱细胞异体真皮手术,价格为16600元,的确是男科手术中较为昂贵的一种,在当时情况下,这一种手术也是效果最好的选择”王先生说,针对院方负责人“签字同意后才手术”的说法,王先生表示,当时自己在手术台上很慌乱,对价格也并不知情,这时,酒店服务员对王先生说,酒店门口有代驾,收费不贵,非常方便,经检查,文山东方医院给王先生采取的是缝线方式,虽然手术采用了较为先进的方式,但价格仍然偏高。

  “代驾师傅很热心,还把我扶上车,向《非常文山》栏目组反映后,王先生还拨打了消费者投诉电话,同时向文山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投诉,“我觉得人都有内急,刚好路边也有厕所,就让代驾司机去了,我自己在车上等着,文山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此事已得到了妥善处理,经工作人员协调,医患双方达成了沟通和解,医院退还了王先生一万元医疗费用,并承诺后期为其进行免费治疗,大概过了几分钟,代驾司机给王先生打来电话,说自己很不舒服,身体很虚。